信托法案例

海豚式打腿-51tallk

2021年9月14日发(作者:公司注册资金高多少有什么区别现在已经不验资了,我注册一)



信托法案例



信托法案例
信托法案例分析案例:甲与朋友创设A公司,
多年经营有所获益后,拿出10万元人民币,以
B信托投资公司为受托人,为其正在上小学的儿
子乙设立大学教育经费信托。

其儿子读高一时,
由于经营管理不善,A公司宣告破产,此时,B
投资信托公司也由于连续2年年检不合格,依法
被中国人民银行撤销。

之后,C信托投资公司受
甲之托继续管理器教育经费信托事务。

两年后,
甲的儿子在一起交通事故中意外死亡。

问题:(1)
A公司的破产和B公司的被撤销是否会影响
原信托的存在?(2) 甲的儿子死亡后,信托
的效力如何?(3) 甲的儿子死亡后,信托财
产的归属如何确定?
1,A公司破产不影响原信托的存在。

法律依据
为:信托法第五十二条 信托不因委托人或者受
托人的死亡、丧失民事行为能力、依法解散、被
依法撤销或者被宣告破产而终止,也不因受托人
的辞任而终止。

B公司被撤销,其信托职责终止。


法律依据为:信托法第三十九条 受托人有下列
情形之一的,其职责终止: (三)被依法撤



销或者被宣告破产; 2,甲的儿子死亡后,信托
的效力终止。

3,甲的儿子死亡后,信托财产作
为遗产。



三、信托受益权转让:某商业银行地矿集团融资
案例
(一)业务流程
某地矿集团为当地城市商业银行(简称A 银行)
的授信客户,2012 年12 月向该行申请28 亿元
人民币贷款用于投资和开采煤矿资源。

该企业为
省国资委下属的全资子公司,资信、经营及财务
状况良好,还款能力和担保能力较强,属于A 银
行的高端客户,A 银行决定满足其资金需求。


A银行对该笔信贷投放存在种种顾虑,一是A 银
行贷款总量不足300 亿元,28 亿元的信贷投放
将会触及银监会关于最大单一客户贷款比例不
超过10%的监管红线;二是贷款资产的风险权
重高,直接发放贷款将大幅降低资本充足率。


A 银行要稳固客户资源和追求资金收益,就必须
绕过上述制约。

A银行采用的方法就是以信托受
益权为平台,由信托公司、券商和其他银行(简



称B 银行)在出资方和融资方之间搭建融资通
道。

该交易主要涉及A银行、B 银行、券商、
信托公司和地矿集团五个主体,在提前对交易具
体内容、利润分配、风险承担、各方权利和义务
等协商一致的情况下,五方
进行下列交易:
1.签约券商资产管理。

B 银行作为委托人与券商
签订《定向资产管理合同》,要求券商成立定向
资产管理计划C,约定对该计划投资28 亿元,
并要求券商根据B 银行的投资指令进行投资。


2.成立信托计划。

券商作为定向资产管理计划
C 的管理人,按照B 银行的指令与信托公司签
订《××国投·地矿集团股权收益权投资单一资金
信托合同》,委托给信托公司28 亿元资金。


托合同生效后,信托公司与地质勘查局签订《地
矿集团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合同》,以全额信
托资金受让其持有的地矿集团100%股权的收益
权,期限两年,合同存续期内,信托公司凭其受
让的股权收益权参与地矿集团的利润分配。

该信
托为自益信托,券商代表其管理的定向资产管理
计划C 获得信托受益权。



3.成立理财产品。

B 银行根据A 银行委托,发行
单一机构非保本浮动收益型理财产品,并从A 银
行募集资金28 亿元。

理财产品成立后,B 银行
将理财资金投资于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由于资
产管理计划C 的投资标的是自益信托产品,因
此B 银行的理财产品实际投资的是信托受益权。


至此,28 亿元的A 银行资金经过层层流转后进
入地矿集团的公司账户,融资过程结束。

从具体
交易过程看,该业务中的所有合同包括定向资产
管理计划C 的投资指令均在同一天签订和下达,
A 银行、B 银行、券商和信托公司之间的资金划
转也在同一天进行,B 银行、券商和信托公司均
未动用其自有资金,具体交易环节如图1示。




(二)各交易主体的角色
尽管上述交易链条中涉及主体多,交易环节复
杂,但交易实质仍是地矿集团以股权质押方式获
得A 银行信贷资金。

交易链条的拉长和交易结
构的安排掩盖了真实交易目的,导致各交易主体
的实际角色错位。


1.A 银行:形式上投资,实际上贷款。

A 银行是
交易的起始环节和实际出资方,通过与B 银行、
券商和信托公司合作曲线满足地矿集团的融资
需求,实现一举三得:一是巩固与地矿集团的合
作关系,二是腾挪出信贷额度用于给其他企业放
贷,三是将该笔资产业务的风险系数由发放贷款
的100%下调至对金融机构债权的20%,避免对
资本充足率的影响。

因客户和项目由A 银行自
行选择,B 银行在与A 银行签订的《理财产品
协议》中明确指出,B 银行不对理财产品的本金
和收益做任何保证,A 银行应充分调查和了解地
矿集团的还款能力以及经营现状,并要求A 银
行对信托项目出具风险自担回执函,因此A 银
行最终承担了地矿集团的融资风险。

从收益看,
A 银行表面获得的是预期收益率为6.15%的投



资理财产品的收益,但这种收益方式仅仅是法律
形式上的安排,其真正获得的是地矿集团使用
A 银行资金产生的股权质押贷款利息收入。


2.B 银行:形式上理财,实际上过桥。

B 银行成
立理财产品、募集理财资金、选择投资标的均是
在A 银行的授意和委托下进行,B 银行发行的
理财产品形式上是投资券商的定向资产管理计
划C,实际真正投资的是信托受益权。

虽然券商、
B 银行和A 银行未在信托公司进行受益权转让
登记,但通过B 银行的理财产品对接信托受益
权,A 银行实际成为信托计划的真正受益人。


B 银行作为交易链条中的过桥方,其收益主要来
源于0.12%的理财产品销售手续费。


3.券商:形式上资产管理,实际上过桥。

券商代
表旗下的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委托信托公司成
立信托计划,其收益表面上来源于信托公司的资
金运用,实际上来源于通过信托受益权的隐形转
让从B 银行获得的转让价款。

该转让价款包括
两部分,一是信托计划的本金,即定向资产管理
计划C 委托给信托公司的资金28 亿元;二是高
出信托计划本金的溢价款,即券商在此次交易中



按照0.08%收取的平台管理费。

因定向资产管理
计划C 的投资标的由B 银行指定,因此券商的
风险很小,其收取的平台管理费实则为过桥费。


4.信托公司:形式上信托,实际上过桥。

信托公
司是上述一系列交易中至关重要的环节,信托计
划的设立将A 银行、B 银行、券商和地矿集团
联系起来,A 银行借助信托公司之手控制地矿集
团的股权作为抵押。

因信托公司是按照券商的委
托设立信托计划,同样不需要承担信托资金运用
过程中的任何风险,仅收取0.15%的信托费用作
为过桥费。


5.地矿集团:形式上使用信托资金,实际上使用
银行资金。

地矿集团最终获得的资金以信托资金
的形式出现,但透过环环相扣的交易环节,可以
追溯其真正的资金来源是银行。

经过层层过桥
后,地矿集团的资金成本为6.15%0.12% 0.08%
0.15%=6.5%,基本相当于A 银行两年期贷款基
准利率上浮6%。

各方角色、风险承担、收益的
情况具体如表1 所示。




(三)在中央银行金融统计体系中的反映情况
上述各交易主体中,纳入人民银行全科目金融统
计指标体系的金融机构只有银行和信托公司。


中,A 银行购买理财产品在全科目统计指标“投
资”项下反映;B 银行发行理财产品在全科目统
计指标“代理金融机构投资”和“金融机构委托投
资基金”项下反映;信托公司受让股权受益权在
信托资产项下的权益类指标“股票和其他股权”
反映。

从统计指标的填报可以看出,地矿集团
28 亿元的资金融通既未计入商业银行各项贷
款,也未作为信托公司信托贷款计入社会融资规
模口径。


四、信托受益权转让的主要模式



信托受益权转让主要分为买入返售模式和银行
理财计划投资模式,其中银行理财计划投资模式
操作更为灵活,上述案例就是银行理财计划投资
信托受益权模式的演变。

在现实操作中,信托公
司除了以权益投资的方式为融资企业提供资金
外,最常见的资产运用方式是信托贷款。

两种投
资模式分别如图2、3、4 所示。





(一)买入返售模式
买入返售模式的操作流程是过桥企业与信托公
司签订《资金信托合同》,委托信托公司向融资
企业发放信托贷款,过桥企业获得信托受益权。


同时过桥企业与银行A、银行B 签订《三方合
作协议》,约定将信托受益权转让给银行A,银
行B 以买入返售方式买入银行A 的信托受益
权,银行A承诺在信托受益权到期前无条件回
购。


(二)银行理财计划投资模式
1. 银行理财计划对接过桥企业模式:操作流程是
过桥企业与信托公司签订《资金信托合同》,委



托信托公司向融资企业发放信托贷款,过桥企业
获得信托受益权。

然后过桥企业将信托受益权转
让给银行A。

银行A 与银行B 签订《资产管理
协议》,银行B 购买银行A 发行的基于信托受
益权的保本理财产品。

在该模式下,银行B 是
信托贷款的实际出资方,银行A 则相当于过桥
方。


2. 银行理财计划对接融资企业模式:操作流程是
融资企业将自有财产权(如正在出租的商业物
业)委托给信托公司,设立受益人是自身的财产
权信托计划,银行成立理财产品,向个人或机构
投资者募集资金用于购买融资企业的信托受益
权。


五、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对金融监管及宏观调控
的影响
经过对上述案例和其他交易模式的分析表明,信
托受益权转让业务作为跨市场、交叉性金融产
品,打破了信贷市场、资本市场甚至债券市场和
保险市场的界限,在为交易各方带来经济效益、
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实现协同效应的同时,也给
监管和宏观经济调控带来了不利影响。



(一)信托受益权转让是商业银行绕避银信合作
新规的监管套利
传统银信合作是银行将理财资金直接投资于信
托公司的信托计划,信托公司将资金以信托贷款
的形式发放给融资企业,或用于购买商业银行的
表内信贷资产和票据资产。

为避免商业银行借助
银信合作业务将信贷资产移出表内,隐藏贷款规
模,自2009 年开始,银监会下发了一系列规范
银信合作业务的通知(银监发[2009]111 号、银
监发[2010]72 号和银监发[2011]7 号),银信合
作业务逐渐被叫停。

但融资需求旺盛的实体经济
以及商业银行考核体制促使各商业银行不断创
新产品,以规避监管,银信合作新规中的漏洞为
银行借助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进行监管套利提
供了机会。

首先,新规中将“银信理财合作业务”
界定为“商业银行将客户理财资金委托给信托公
司,由信托公司担任受托人并按照信托文件的约
定进行管理、运用和处分的行为”,即信托计划
委托人仅限定为商业银行,以第三方非银行机构
为主体发起设立信托计划的操作模式(如案例中
的券商资管)则不在新规监管范围之内;其次,



新规要求将理财资金通过信托计划发放信托贷
款、受让信贷资产和票据资产三类表外资产转入
表内,而银行受让信托受益权并不在上述要求转
表的资产范围之内。

在传统银信合作产品中引入
更多的过桥方和改变理财计划投资标的设计形
成了银行对银信合作新规的监管套利。


(二)信托受益权转让加大宏观调控难度
一是银行理财产品投资信托受益权实际是采用
资金池—资产池的模式在传统信贷业务之外制
造出一个异化的信贷部,并通过证券公司、企业、
信托公司甚至包括保险公司、金融租赁公司等机
构形成的资金通道,以非信贷方式向各类实体经
济提供资金融通。

这个过程为表内贷款移至表
外、以风险系数较低的资产运用方式计量贷款等
提供了操作空间,导致监管标准降低和监管指标
优化。

二是交易链条的延长使部分过桥方与融资
企业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客观上存在发起方利
用自身信息资源优势损害过桥方利益的行为。


托受益权转让业务中存在的不公平和信息不对
称易导致风险在不同机构和市场的交叉传染。


是资金流向难以控制。

如果不注重对信托受益权



交易规模和资金流向的控制,会导致银行资金变
相流入房地产、政府融资平台等信贷政策限制的
领域,影响宏观调控。


(三)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影响社会融资规模的
总量和结构
当前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包括本外币贷款、委托贷
款、信托贷款、债券、股票融资等10 项指标。


信托资金的运用方式不同,会对社会融资规模的
总量和结构有重要影响。

若以信托贷款的方式融
通资金,虽不影响社会融资规模的总量,但会改
变社会融资规模的结构,使得原本以银行贷款反
映的资金以信托贷款的方式出现;银行以自营资
金直接购买或以理财资金间接投资信托受益权,
或在表外反映,或在表内的“投资”、“买入返售
资产”等指标反映,均不计入本外币贷款,若信
托公司也未反映在信托贷款中(如案例所示,其
反在“股票和其他股权”中),则会造成社会融资
规模的总量虚减。

2011年以来,信托资产特别
是信托贷款的快速增长,与银行资金介入信托受
益权交易密不可分。

信托贷款在社会融资规模中
的占比不断上升,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信托



贷款增加1.28 万亿元,增量是2011 年的6 倍
之多,信托贷款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占比为
8.1%,比2011 年提高6.5 个百分点。





信托法案例



信托法案例
信托法案例分析案例:甲与朋友创设A公司,
多年经营有所获益后,拿出10万元人民币,以
B信托投资公司为受托人,为其正在上小学的儿
子乙设立大学教育经费信托。

其儿子读高一时,
由于经营管理不善,A公司宣告破产,此时,B
投资信托公司也由于连续2年年检不合格,依法
被中国人民银行撤销。

之后,C信托投资公司受
甲之托继续管理器教育经费信托事务。

两年后,
甲的儿子在一起交通事故中意外死亡。

问题:(1)
A公司的破产和B公司的被撤销是否会影响
原信托的存在?(2) 甲的儿子死亡后,信托
的效力如何?(3) 甲的儿子死亡后,信托财
产的归属如何确定?
1,A公司破产不影响原信托的存在。

法律依据
为:信托法第五十二条 信托不因委托人或者受
托人的死亡、丧失民事行为能力、依法解散、被
依法撤销或者被宣告破产而终止,也不因受托人
的辞任而终止。

B公司被撤销,其信托职责终止。


法律依据为:信托法第三十九条 受托人有下列
情形之一的,其职责终止: (三)被依法撤



销或者被宣告破产; 2,甲的儿子死亡后,信托
的效力终止。

3,甲的儿子死亡后,信托财产作
为遗产。



三、信托受益权转让:某商业银行地矿集团融资
案例
(一)业务流程
某地矿集团为当地城市商业银行(简称A 银行)
的授信客户,2012 年12 月向该行申请28 亿元
人民币贷款用于投资和开采煤矿资源。

该企业为
省国资委下属的全资子公司,资信、经营及财务
状况良好,还款能力和担保能力较强,属于A 银
行的高端客户,A 银行决定满足其资金需求。


A银行对该笔信贷投放存在种种顾虑,一是A 银
行贷款总量不足300 亿元,28 亿元的信贷投放
将会触及银监会关于最大单一客户贷款比例不
超过10%的监管红线;二是贷款资产的风险权
重高,直接发放贷款将大幅降低资本充足率。


A 银行要稳固客户资源和追求资金收益,就必须
绕过上述制约。

A银行采用的方法就是以信托受
益权为平台,由信托公司、券商和其他银行(简



称B 银行)在出资方和融资方之间搭建融资通
道。

该交易主要涉及A银行、B 银行、券商、
信托公司和地矿集团五个主体,在提前对交易具
体内容、利润分配、风险承担、各方权利和义务
等协商一致的情况下,五方
进行下列交易:
1.签约券商资产管理。

B 银行作为委托人与券商
签订《定向资产管理合同》,要求券商成立定向
资产管理计划C,约定对该计划投资28 亿元,
并要求券商根据B 银行的投资指令进行投资。


2.成立信托计划。

券商作为定向资产管理计划
C 的管理人,按照B 银行的指令与信托公司签
订《××国投·地矿集团股权收益权投资单一资金
信托合同》,委托给信托公司28 亿元资金。


托合同生效后,信托公司与地质勘查局签订《地
矿集团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合同》,以全额信
托资金受让其持有的地矿集团100%股权的收益
权,期限两年,合同存续期内,信托公司凭其受
让的股权收益权参与地矿集团的利润分配。

该信
托为自益信托,券商代表其管理的定向资产管理
计划C 获得信托受益权。



3.成立理财产品。

B 银行根据A 银行委托,发行
单一机构非保本浮动收益型理财产品,并从A 银
行募集资金28 亿元。

理财产品成立后,B 银行
将理财资金投资于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由于资
产管理计划C 的投资标的是自益信托产品,因
此B 银行的理财产品实际投资的是信托受益权。


至此,28 亿元的A 银行资金经过层层流转后进
入地矿集团的公司账户,融资过程结束。

从具体
交易过程看,该业务中的所有合同包括定向资产
管理计划C 的投资指令均在同一天签订和下达,
A 银行、B 银行、券商和信托公司之间的资金划
转也在同一天进行,B 银行、券商和信托公司均
未动用其自有资金,具体交易环节如图1示。




(二)各交易主体的角色
尽管上述交易链条中涉及主体多,交易环节复
杂,但交易实质仍是地矿集团以股权质押方式获
得A 银行信贷资金。

交易链条的拉长和交易结
构的安排掩盖了真实交易目的,导致各交易主体
的实际角色错位。


1.A 银行:形式上投资,实际上贷款。

A 银行是
交易的起始环节和实际出资方,通过与B 银行、
券商和信托公司合作曲线满足地矿集团的融资
需求,实现一举三得:一是巩固与地矿集团的合
作关系,二是腾挪出信贷额度用于给其他企业放
贷,三是将该笔资产业务的风险系数由发放贷款
的100%下调至对金融机构债权的20%,避免对
资本充足率的影响。

因客户和项目由A 银行自
行选择,B 银行在与A 银行签订的《理财产品
协议》中明确指出,B 银行不对理财产品的本金
和收益做任何保证,A 银行应充分调查和了解地
矿集团的还款能力以及经营现状,并要求A 银
行对信托项目出具风险自担回执函,因此A 银
行最终承担了地矿集团的融资风险。

从收益看,
A 银行表面获得的是预期收益率为6.15%的投



资理财产品的收益,但这种收益方式仅仅是法律
形式上的安排,其真正获得的是地矿集团使用
A 银行资金产生的股权质押贷款利息收入。


2.B 银行:形式上理财,实际上过桥。

B 银行成
立理财产品、募集理财资金、选择投资标的均是
在A 银行的授意和委托下进行,B 银行发行的
理财产品形式上是投资券商的定向资产管理计
划C,实际真正投资的是信托受益权。

虽然券商、
B 银行和A 银行未在信托公司进行受益权转让
登记,但通过B 银行的理财产品对接信托受益
权,A 银行实际成为信托计划的真正受益人。


B 银行作为交易链条中的过桥方,其收益主要来
源于0.12%的理财产品销售手续费。


3.券商:形式上资产管理,实际上过桥。

券商代
表旗下的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委托信托公司成
立信托计划,其收益表面上来源于信托公司的资
金运用,实际上来源于通过信托受益权的隐形转
让从B 银行获得的转让价款。

该转让价款包括
两部分,一是信托计划的本金,即定向资产管理
计划C 委托给信托公司的资金28 亿元;二是高
出信托计划本金的溢价款,即券商在此次交易中



按照0.08%收取的平台管理费。

因定向资产管理
计划C 的投资标的由B 银行指定,因此券商的
风险很小,其收取的平台管理费实则为过桥费。


4.信托公司:形式上信托,实际上过桥。

信托公
司是上述一系列交易中至关重要的环节,信托计
划的设立将A 银行、B 银行、券商和地矿集团
联系起来,A 银行借助信托公司之手控制地矿集
团的股权作为抵押。

因信托公司是按照券商的委
托设立信托计划,同样不需要承担信托资金运用
过程中的任何风险,仅收取0.15%的信托费用作
为过桥费。


5.地矿集团:形式上使用信托资金,实际上使用
银行资金。

地矿集团最终获得的资金以信托资金
的形式出现,但透过环环相扣的交易环节,可以
追溯其真正的资金来源是银行。

经过层层过桥
后,地矿集团的资金成本为6.15%0.12% 0.08%
0.15%=6.5%,基本相当于A 银行两年期贷款基
准利率上浮6%。

各方角色、风险承担、收益的
情况具体如表1 所示。




(三)在中央银行金融统计体系中的反映情况
上述各交易主体中,纳入人民银行全科目金融统
计指标体系的金融机构只有银行和信托公司。


中,A 银行购买理财产品在全科目统计指标“投
资”项下反映;B 银行发行理财产品在全科目统
计指标“代理金融机构投资”和“金融机构委托投
资基金”项下反映;信托公司受让股权受益权在
信托资产项下的权益类指标“股票和其他股权”
反映。

从统计指标的填报可以看出,地矿集团
28 亿元的资金融通既未计入商业银行各项贷
款,也未作为信托公司信托贷款计入社会融资规
模口径。


四、信托受益权转让的主要模式



信托受益权转让主要分为买入返售模式和银行
理财计划投资模式,其中银行理财计划投资模式
操作更为灵活,上述案例就是银行理财计划投资
信托受益权模式的演变。

在现实操作中,信托公
司除了以权益投资的方式为融资企业提供资金
外,最常见的资产运用方式是信托贷款。

两种投
资模式分别如图2、3、4 所示。





(一)买入返售模式
买入返售模式的操作流程是过桥企业与信托公
司签订《资金信托合同》,委托信托公司向融资
企业发放信托贷款,过桥企业获得信托受益权。


同时过桥企业与银行A、银行B 签订《三方合
作协议》,约定将信托受益权转让给银行A,银
行B 以买入返售方式买入银行A 的信托受益
权,银行A承诺在信托受益权到期前无条件回
购。


(二)银行理财计划投资模式
1. 银行理财计划对接过桥企业模式:操作流程是
过桥企业与信托公司签订《资金信托合同》,委



托信托公司向融资企业发放信托贷款,过桥企业
获得信托受益权。

然后过桥企业将信托受益权转
让给银行A。

银行A 与银行B 签订《资产管理
协议》,银行B 购买银行A 发行的基于信托受
益权的保本理财产品。

在该模式下,银行B 是
信托贷款的实际出资方,银行A 则相当于过桥
方。


2. 银行理财计划对接融资企业模式:操作流程是
融资企业将自有财产权(如正在出租的商业物
业)委托给信托公司,设立受益人是自身的财产
权信托计划,银行成立理财产品,向个人或机构
投资者募集资金用于购买融资企业的信托受益
权。


五、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对金融监管及宏观调控
的影响
经过对上述案例和其他交易模式的分析表明,信
托受益权转让业务作为跨市场、交叉性金融产
品,打破了信贷市场、资本市场甚至债券市场和
保险市场的界限,在为交易各方带来经济效益、
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实现协同效应的同时,也给
监管和宏观经济调控带来了不利影响。



(一)信托受益权转让是商业银行绕避银信合作
新规的监管套利
传统银信合作是银行将理财资金直接投资于信
托公司的信托计划,信托公司将资金以信托贷款
的形式发放给融资企业,或用于购买商业银行的
表内信贷资产和票据资产。

为避免商业银行借助
银信合作业务将信贷资产移出表内,隐藏贷款规
模,自2009 年开始,银监会下发了一系列规范
银信合作业务的通知(银监发[2009]111 号、银
监发[2010]72 号和银监发[2011]7 号),银信合
作业务逐渐被叫停。

但融资需求旺盛的实体经济
以及商业银行考核体制促使各商业银行不断创
新产品,以规避监管,银信合作新规中的漏洞为
银行借助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进行监管套利提
供了机会。

首先,新规中将“银信理财合作业务”
界定为“商业银行将客户理财资金委托给信托公
司,由信托公司担任受托人并按照信托文件的约
定进行管理、运用和处分的行为”,即信托计划
委托人仅限定为商业银行,以第三方非银行机构
为主体发起设立信托计划的操作模式(如案例中
的券商资管)则不在新规监管范围之内;其次,



新规要求将理财资金通过信托计划发放信托贷
款、受让信贷资产和票据资产三类表外资产转入
表内,而银行受让信托受益权并不在上述要求转
表的资产范围之内。

在传统银信合作产品中引入
更多的过桥方和改变理财计划投资标的设计形
成了银行对银信合作新规的监管套利。


(二)信托受益权转让加大宏观调控难度
一是银行理财产品投资信托受益权实际是采用
资金池—资产池的模式在传统信贷业务之外制
造出一个异化的信贷部,并通过证券公司、企业、
信托公司甚至包括保险公司、金融租赁公司等机
构形成的资金通道,以非信贷方式向各类实体经
济提供资金融通。

这个过程为表内贷款移至表
外、以风险系数较低的资产运用方式计量贷款等
提供了操作空间,导致监管标准降低和监管指标
优化。

二是交易链条的延长使部分过桥方与融资
企业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客观上存在发起方利
用自身信息资源优势损害过桥方利益的行为。


托受益权转让业务中存在的不公平和信息不对
称易导致风险在不同机构和市场的交叉传染。


是资金流向难以控制。

如果不注重对信托受益权



交易规模和资金流向的控制,会导致银行资金变
相流入房地产、政府融资平台等信贷政策限制的
领域,影响宏观调控。


(三)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影响社会融资规模的
总量和结构
当前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包括本外币贷款、委托贷
款、信托贷款、债券、股票融资等10 项指标。


信托资金的运用方式不同,会对社会融资规模的
总量和结构有重要影响。

若以信托贷款的方式融
通资金,虽不影响社会融资规模的总量,但会改
变社会融资规模的结构,使得原本以银行贷款反
映的资金以信托贷款的方式出现;银行以自营资
金直接购买或以理财资金间接投资信托受益权,
或在表外反映,或在表内的“投资”、“买入返售
资产”等指标反映,均不计入本外币贷款,若信
托公司也未反映在信托贷款中(如案例所示,其
反在“股票和其他股权”中),则会造成社会融资
规模的总量虚减。

2011年以来,信托资产特别
是信托贷款的快速增长,与银行资金介入信托受
益权交易密不可分。

信托贷款在社会融资规模中
的占比不断上升,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信托



贷款增加1.28 万亿元,增量是2011 年的6 倍
之多,信托贷款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占比为
8.1%,比2011 年提高6.5 个百分点。



怀念母亲教学设计-华谊兄弟市值


龙华寺开光-st长油


空调漏水-东远


永恒之眼入口-sagami


索尼客服-空中天使


易信通达-小学体育组工作总结


玩乐网-沪深300指数


獒园-我心目中的学校


更多推荐
000900股吧,000693股票,200761,远光软件,三峡水利股票,美力,天弘300,零点有数,600371股吧,000019股吧,德业,600239云南城投,002190基金今天净值,st春晖,002181,温州房价大跌,600230股票,000893,st梅雁,中兴公司,000815股吧,上海港湾,医药电商概念股,新蕾电子,央视50指数,沈锦华,诚志股份有限公司,000592股票,000831股吧,60001,仁和药业股吧,焦点科技股吧,上海板块,挨踢客,600318股票,隆鑫地产,易联众300096,海欣食品,400007,进口兽药,绿庭投资,中天科技600522,抚宁,浙g66666,东吴基金管理有限公司,002205国统股份,000617股票,西南药业股吧,江特电机股吧,601139股吧,永新视博,翟志刚的航天脱口秀太有梗了,
发布时间:2021-09-14 11:51:32
本文来自网络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hnkaiping.cn/hnka/814239.html

作者: admin

股票市场吧|今天股票行情|股票时间

发表评论

17条评论

  1. 导致各交易主体的实际角色错位

  2. 二是腾挪出信贷额度用于给其他企业放贷

  3. A 银行购买理财产品在全科目统计指标“投资”项下反映;B 银行发行理财产品在全科目统计指标“代理金融机构投资”和“金融机构委托投资基金”项下反映;信托公司受让股权受益权在信托资产项下的权益类指标“股票和其他股权”反映

  4. 但交易实质仍是地矿集团以股权质押方式获得A 银行信贷资金

  5. 其职责终止: (三)被依法撤 销或者被宣告破产; 2

  6. 其收益主要来源于0.12%的理财产品销售手续费

  7. 由信托公司担任受托人并按照信托文件的约定进行管理

  8. 其真正获得的是地矿集团使用A 银行资金产生的股权质押贷款利息收入

  9. 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中存在的不公平和信息不对称易导致风险在不同机构和市场的交叉传染

  10. 怀念母亲教学设计-华谊兄弟市值 龙华寺开光-st长油 空调漏水-东远 永恒之眼入口-sagami 索尼客服-空中天使 易信通达-小学体育组工作总结 玩乐网-沪深300指数 獒园-我心目中的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