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法案例培训讲学

成都买购网-6

2021年9月14日发(作者:国庆节各个快递放假时间1)中国邮政邮局:不放假,照常运行平)


信托法案例
信托法案例分析案例:甲与朋友创设A公司,多年经营有所获益后,拿出10万元人民币,
以B信托投资公司为受托人,为其正在上小学的儿子乙设立大学教育经费信托。

其儿子读
高一时,由于经营管理不善,A公司宣告破产,此时,B投资信托公司也由于连续2年年检
不合格,依法被中国人民银行撤销。

之后,C信托投资公司受甲之托继续管理器教育经费信
托事务。

两年后,甲的儿子在一起交通事故中意外死亡。

问题:(1) A公司的破产和B
公司的被撤销是否会影响原信托的存在?(2) 甲的儿子死亡后,信托的效力如何?(3)
甲的儿子死亡后,信托财产的归属如何确定?
1,A公司破产不影响原信托的存在。

法律依据为:信托法第五十二条 信托不因委托人或
者受托人的死亡、丧失民事行为能力、依法解散、被依法撤销或者被宣告破产而终止,也不
因受托人的辞任而终止。

B公司被撤销,其信托职责终止。

法律依据为:信托法第三十九条
受托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其职责终止: (三)被依法撤销或者被宣告破产; 2,甲
的儿子死亡后,信托的效力终止。

3,甲的儿子死亡后,信托财产作为遗产。



三、信托受益权转让:某商业银行地矿集团融资案例
(一)业务流程
某地矿集团为当地城市商业银行(简称A 银行)的授信客户,2012 年12 月向该行申请28 亿
元人民币贷款用于投资和开采煤矿资源。

该企业为省国资委下属的全资子公司,资信、经营
及财务状况良好,还款能力和担保能力较强,属于A 银行的高端客户,A 银行决定满足其
资金需求。

但A银行对该笔信贷投放存在种种顾虑,一是A 银行贷款总量不足300 亿元,
28 亿元的信贷投放将会触及银监会关于最大单一客户贷款比例不超过10%的监管红线;二
是贷款资产的风险权重高,直接发放贷款将大幅降低资本充足率。

A 银行要稳固客户资源和
追求资金收益,就必须绕过上述制约。

A银行采用的方法就是以信托受益权为平台,由信托
公司、券商和其他银行(简称B 银行)在出资方和融资方之间搭建融资通道。

该交易主要
涉及A银行、B 银行、券商、信托公司和地矿集团五个主体,在提前对交易具体内容、利
润分配、风险承担、各方权利和义务等协商一致的情况下,五方
进行下列交易:
1.签约券商资产管理。

B 银行作为委托人与券商签订《定向资产管理合同》,要求券商成立
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约定对该计划投资28 亿元,并要求券商根据B 银行的投资指令进行
投资。


2.成立信托计划。

券商作为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的管理人,按照B 银行的指令与信托公司
签订《××国投·地矿集团股权收益权投资单一资金信托合同》,委托给信托公司28 亿元资
金。

信托合同生效后,信托公司与地质勘查局签订《地矿集团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合同》,
以全额信托资金受让其持有的地矿集团100%股权的收益权,期限两年,合同存续期内,信
托公司凭其受让的股权收益权参与地矿集团的利润分配。

该信托为自益信托,券商代表其管
理的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获得信托受益权。


3.成立理财产品。

B 银行根据A 银行委托,发行单一机构非保本浮动收益型理财产品,并从
A 银行募集资金28 亿元。

理财产品成立后,B 银行将理财资金投资于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由于资产管理计划C 的投资标的是自益信托产品,因此B 银行的理财产品实际投资的是信
托受益权。

至此,28 亿元的A 银行资金经过层层流转后进入地矿集团的公司账户,融资过
程结束。

从具体交易过程看,该业务中的所有合同包括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的投资指令均
在同一天签订和下达,A 银行、B 银行、券商和信托公司之间的资金划转也在同一天进行,
B 银行、券商和信托公司均未动用其自有资金,具体交易环节如图1示。



(二)各交易主体的角色
尽管上述交易链条中涉及主体多,交易环节复杂,但交易实质仍是地矿集团以股权质押方式
获得A 银行信贷资金。

交易链条的拉长和交易结构的安排掩盖了真实交易目的,导致各交
易主体的实际角色错位。


1.A 银行:形式上投资,实际上贷款。

A 银行是交易的起始环节和实际出资方,通过与B 银
行、券商和信托公司合作曲线满足地矿集团的融资需求,实现一举三得:一是巩固与地矿集
团的合作关系,二是腾挪出信贷额度用于给其他企业放贷,三是将该笔资产业务的风险系数
由发放贷款的100%下调至对金融机构债权的20%,避免对资本充足率的影响。

因客户和
项目由A 银行自行选择,B 银行在与A 银行签订的《理财产品协议》中明确指出,B 银行
不对理财产品的本金和收益做任何保证,A 银行应充分调查和了解地矿集团的还款能力以及
经营现状,并要求A 银行对信托项目出具风险自担回执函,因此A 银行最终承担了地矿集
团的融资风险。

从收益看,A 银行表面获得的是预期收益率为6.15%的投资理财产品的收益,
但这种收益方式仅仅是法律形式上的安排,其真正获得的是地矿集团使用A 银行资金产生
的股权质押贷款利息收入。


2.B 银行:形式上理财,实际上过桥。

B 银行成立理财产品、募集理财资金、选择投资标的
均是在A 银行的授意和委托下进行,B 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形式上是投资券商的定向资产
管理计划C,实际真正投资的是信托受益权。

虽然券商、B 银行和A 银行未在信托公司进
行受益权转让登记,但通过B 银行的理财产品对接信托受益权,A 银行实际成为信托计划
的真正受益人。

B 银行作为交易链条中的过桥方,其收益主要来源于0.12%的理财产品销售
手续费。


3.券商:形式上资产管理,实际上过桥。

券商代表旗下的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委托信托公
司成立信托计划,其收益表面上来源于信托公司的资金运用,实际上来源于通过信托受益权
的隐形转让从B 银行获得的转让价款。

该转让价款包括两部分,一是信托计划的本金,即
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委托给信托公司的资金28 亿元;二是高出信托计划本金的溢价款,即
券商在此次交易中按照0.08%收取的平台管理费。

因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的投资标的由
B 银行指定,因此券商的风险很小,其收取的平台管理费实则为过桥费。


4.信托公司:形式上信托,实际上过桥。

信托公司是上述一系列交易中至关重要的环节,信
托计划的设立将A 银行、B 银行、券商和地矿集团联系起来,A 银行借助信托公司之手控
制地矿集团的股权作为抵押。

因信托公司是按照券商的委托设立信托计划,同样不需要承担
信托资金运用过程中的任何风险,仅收取0.15%的信托费用作为过桥费。


5.地矿集团:形式上使用信托资金,实际上使用银行资金。

地矿集团最终获得的资金以信托
资金的形式出现,但透过环环相扣的交易环节,可以追溯其真正的资金来源是银行。

经过层
层过桥后,地矿集团的资金成本为6.15%0.12% 0.08% 0.15%=6.5%,基本相当于A 银行
两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上浮6%。

各方角色、风险承担、收益的情况具体如表1 所示。



(三)在中央银行金融统计体系中的反映情况
上述各交易主体中,纳入人民银行全科目金融统计指标体系的金融机构只有银行和信托公
司。

其中,A 银行购买理财产品在全科目统计指标“投资”项下反映;B 银行发行理财产品在
全科目统计指标“代理金融机构投资”和“金融机构委托投资基金”项下反映;信托公司受让股
权受益权在信托资产项下的权益类指标“股票和其他股权”反映。

从统计指标的填报可以看
出,地矿集团28 亿元的资金融通既未计入商业银行各项贷款,也未作为信托公司信托贷款
计入社会融资规模口径。


四、信托受益权转让的主要模式
信托受益权转让主要分为买入返售模式和银行理财计划投资模式,其中银行理财计划投资模
式操作更为灵活,上述案例就是银行理财计划投资信托受益权模式的演变。

在现实操作中,
信托公司除了以权益投资的方式为融资企业提供资金外,最常见的资产运用方式是信托贷
款。

两种投资模式分别如图2、3、4 所示。




(一)买入返售模式
买入返售模式的操作流程是过桥企业与信托公司签订《资金信托合同》,委托信托公司向融
资企业发放信托贷款,过桥企业获得信托受益权。

同时过桥企业与银行A、银行B 签订《三
方合作协议》,约定将信托受益权转让给银行A,银行B 以买入返售方式买入银行A 的信
托受益权,银行A承诺在信托受益权到期前无条件回购。


(二)银行理财计划投资模式
1. 银行理财计划对接过桥企业模式:操作流程是过桥企业与信托公司签订《资金信托合同》,
委托信托公司向融资企业发放信托贷款,过桥企业获得信托受益权。

然后过桥企业将信托受
益权转让给银行A。

银行A 与银行B 签订《资产管理协议》,银行B 购买银行A 发行的基
于信托受益权的保本理财产品。

在该模式下,银行B 是信托贷款的实际出资方,银行A 则
相当于过桥方。


2. 银行理财计划对接融资企业模式:操作流程是融资企业将自有财产权(如正在出租的商
业物业)委托给信托公司,设立受益人是自身的财产权信托计划,银行成立理财产品,向个
人或机构投资者募集资金用于购买融资企业的信托受益权。


五、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对金融监管及宏观调控的影响
经过对上述案例和其他交易模式的分析表明,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作为跨市场、交叉性金融
产品,打破了信贷市场、资本市场甚至债券市场和保险市场的界限,在为交易各方带来经济
效益、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实现协同效应的同时,也给监管和宏观经济调控带来了不利影响。


(一)信托受益权转让是商业银行绕避银信合作新规的监管套利
传统银信合作是银行将理财资金直接投资于信托公司的信托计划,信托公司将资金以信托贷
款的形式发放给融资企业,或用于购买商业银行的表内信贷资产和票据资产。

为避免商业银
行借助银信合作业务将信贷资产移出表内,隐藏贷款规模,自2009 年开始,银监会下发了
一系列规范银信合作业务的通知(银监发[2009]111 号、银监发[2010]72 号和银监发
[2011]7 号),银信合作业务逐渐被叫停。

但融资需求旺盛的实体经济以及商业银行考核体
制促使各商业银行不断创新产品,以规避监管,银信合作新规中的漏洞为银行借助信托受益
权转让业务进行监管套利提供了机会。

首先,新规中将“银信理财合作业务”界定为“商业银行
将客户理财资金委托给信托公司,由信托公司担任受托人并按照信托文件的约定进行管理、
运用和处分的行为”,即信托计划委托人仅限定为商业银行,以第三方非银行机构为主体发
起设立信托计划的操作模式(如案例中的券商资管)则不在新规监管范围之内;其次,新规


要求将理财资金通过信托计划发放信托贷款、受让信贷资产和票据资产三类表外资产转入表
内,而银行受让信托受益权并不在上述要求转表的资产范围之内。

在传统银信合作产品中引
入更多的过桥方和改变理财计划投资标的设计形成了银行对银信合作新规的监管套利。


(二)信托受益权转让加大宏观调控难度
一是银行理财产品投资信托受益权实际是采用资金池—资产池的模式在传统信贷业务之外
制造出一个异化的信贷部,并通过证券公司、企业、信托公司甚至包括保险公司、金融租赁
公司等机构形成的资金通道,以非信贷方式向各类实体经济提供资金融通。

这个过程为表内
贷款移至表外、以风险系数较低的资产运用方式计量贷款等提供了操作空间,导致监管标准
降低和监管指标优化。

二是交易链条的延长使部分过桥方与融资企业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
客观上存在发起方利用自身信息资源优势损害过桥方利益的行为。

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中存
在的不公平和信息不对称易导致风险在不同机构和市场的交叉传染。

三是资金流向难以控
制。

如果不注重对信托受益权交易规模和资金流向的控制,会导致银行资金变相流入房地产、
政府融资平台等信贷政策限制的领域,影响宏观调控。


(三)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影响社会融资规模的总量和结构
当前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包括本外币贷款、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债券、股票融资等10 项指
标。

信托资金的运用方式不同,会对社会融资规模的总量和结构有重要影响。

若以信托贷款
的方式融通资金,虽不影响社会融资规模的总量,但会改变社会融资规模的结构,使得原本
以银行贷款反映的资金以信托贷款的方式出现;银行以自营资金直接购买或以理财资金间接
投资信托受益权,或在表外反映,或在表内的“投资”、“买入返售资产”等指标反映,均不计
入本外币贷款,若信托公司也未反映在信托贷款中(如案例所示,其反在“股票和其他股权”
中),则会造成社会融资规模的总量虚减。

2011年以来,信托资产特别是信托贷款的快速
增长,与银行资金介入信托受益权交易密不可分。

信托贷款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占比不断上
升,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信托贷款增加1.28 万亿元,增量是2011 年的6 倍之多,信托
贷款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占比为8.1%,比2011 年提高6.5 个百分点。




信托法案例
信托法案例分析案例:甲与朋友创设A公司,多年经营有所获益后,拿出10万元人民币,
以B信托投资公司为受托人,为其正在上小学的儿子乙设立大学教育经费信托。

其儿子读
高一时,由于经营管理不善,A公司宣告破产,此时,B投资信托公司也由于连续2年年检
不合格,依法被中国人民银行撤销。

之后,C信托投资公司受甲之托继续管理器教育经费信
托事务。

两年后,甲的儿子在一起交通事故中意外死亡。

问题:(1) A公司的破产和B
公司的被撤销是否会影响原信托的存在?(2) 甲的儿子死亡后,信托的效力如何?(3)
甲的儿子死亡后,信托财产的归属如何确定?
1,A公司破产不影响原信托的存在。

法律依据为:信托法第五十二条 信托不因委托人或
者受托人的死亡、丧失民事行为能力、依法解散、被依法撤销或者被宣告破产而终止,也不
因受托人的辞任而终止。

B公司被撤销,其信托职责终止。

法律依据为:信托法第三十九条
受托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其职责终止: (三)被依法撤销或者被宣告破产; 2,甲
的儿子死亡后,信托的效力终止。

3,甲的儿子死亡后,信托财产作为遗产。



三、信托受益权转让:某商业银行地矿集团融资案例
(一)业务流程
某地矿集团为当地城市商业银行(简称A 银行)的授信客户,2012 年12 月向该行申请28 亿
元人民币贷款用于投资和开采煤矿资源。

该企业为省国资委下属的全资子公司,资信、经营
及财务状况良好,还款能力和担保能力较强,属于A 银行的高端客户,A 银行决定满足其
资金需求。

但A银行对该笔信贷投放存在种种顾虑,一是A 银行贷款总量不足300 亿元,
28 亿元的信贷投放将会触及银监会关于最大单一客户贷款比例不超过10%的监管红线;二
是贷款资产的风险权重高,直接发放贷款将大幅降低资本充足率。

A 银行要稳固客户资源和
追求资金收益,就必须绕过上述制约。

A银行采用的方法就是以信托受益权为平台,由信托
公司、券商和其他银行(简称B 银行)在出资方和融资方之间搭建融资通道。

该交易主要
涉及A银行、B 银行、券商、信托公司和地矿集团五个主体,在提前对交易具体内容、利
润分配、风险承担、各方权利和义务等协商一致的情况下,五方
进行下列交易:
1.签约券商资产管理。

B 银行作为委托人与券商签订《定向资产管理合同》,要求券商成立
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约定对该计划投资28 亿元,并要求券商根据B 银行的投资指令进行
投资。


2.成立信托计划。

券商作为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的管理人,按照B 银行的指令与信托公司
签订《××国投·地矿集团股权收益权投资单一资金信托合同》,委托给信托公司28 亿元资
金。

信托合同生效后,信托公司与地质勘查局签订《地矿集团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合同》,
以全额信托资金受让其持有的地矿集团100%股权的收益权,期限两年,合同存续期内,信
托公司凭其受让的股权收益权参与地矿集团的利润分配。

该信托为自益信托,券商代表其管
理的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获得信托受益权。


3.成立理财产品。

B 银行根据A 银行委托,发行单一机构非保本浮动收益型理财产品,并从
A 银行募集资金28 亿元。

理财产品成立后,B 银行将理财资金投资于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由于资产管理计划C 的投资标的是自益信托产品,因此B 银行的理财产品实际投资的是信
托受益权。

至此,28 亿元的A 银行资金经过层层流转后进入地矿集团的公司账户,融资过
程结束。

从具体交易过程看,该业务中的所有合同包括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的投资指令均
在同一天签订和下达,A 银行、B 银行、券商和信托公司之间的资金划转也在同一天进行,
B 银行、券商和信托公司均未动用其自有资金,具体交易环节如图1示。



(二)各交易主体的角色
尽管上述交易链条中涉及主体多,交易环节复杂,但交易实质仍是地矿集团以股权质押方式
获得A 银行信贷资金。

交易链条的拉长和交易结构的安排掩盖了真实交易目的,导致各交
易主体的实际角色错位。


1.A 银行:形式上投资,实际上贷款。

A 银行是交易的起始环节和实际出资方,通过与B 银
行、券商和信托公司合作曲线满足地矿集团的融资需求,实现一举三得:一是巩固与地矿集
团的合作关系,二是腾挪出信贷额度用于给其他企业放贷,三是将该笔资产业务的风险系数
由发放贷款的100%下调至对金融机构债权的20%,避免对资本充足率的影响。

因客户和
项目由A 银行自行选择,B 银行在与A 银行签订的《理财产品协议》中明确指出,B 银行
不对理财产品的本金和收益做任何保证,A 银行应充分调查和了解地矿集团的还款能力以及
经营现状,并要求A 银行对信托项目出具风险自担回执函,因此A 银行最终承担了地矿集
团的融资风险。

从收益看,A 银行表面获得的是预期收益率为6.15%的投资理财产品的收益,
但这种收益方式仅仅是法律形式上的安排,其真正获得的是地矿集团使用A 银行资金产生
的股权质押贷款利息收入。


2.B 银行:形式上理财,实际上过桥。

B 银行成立理财产品、募集理财资金、选择投资标的
均是在A 银行的授意和委托下进行,B 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形式上是投资券商的定向资产
管理计划C,实际真正投资的是信托受益权。

虽然券商、B 银行和A 银行未在信托公司进
行受益权转让登记,但通过B 银行的理财产品对接信托受益权,A 银行实际成为信托计划
的真正受益人。

B 银行作为交易链条中的过桥方,其收益主要来源于0.12%的理财产品销售
手续费。


3.券商:形式上资产管理,实际上过桥。

券商代表旗下的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委托信托公
司成立信托计划,其收益表面上来源于信托公司的资金运用,实际上来源于通过信托受益权
的隐形转让从B 银行获得的转让价款。

该转让价款包括两部分,一是信托计划的本金,即
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委托给信托公司的资金28 亿元;二是高出信托计划本金的溢价款,即
券商在此次交易中按照0.08%收取的平台管理费。

因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的投资标的由
B 银行指定,因此券商的风险很小,其收取的平台管理费实则为过桥费。


4.信托公司:形式上信托,实际上过桥。

信托公司是上述一系列交易中至关重要的环节,信
托计划的设立将A 银行、B 银行、券商和地矿集团联系起来,A 银行借助信托公司之手控
制地矿集团的股权作为抵押。

因信托公司是按照券商的委托设立信托计划,同样不需要承担
信托资金运用过程中的任何风险,仅收取0.15%的信托费用作为过桥费。


5.地矿集团:形式上使用信托资金,实际上使用银行资金。

地矿集团最终获得的资金以信托
资金的形式出现,但透过环环相扣的交易环节,可以追溯其真正的资金来源是银行。

经过层
层过桥后,地矿集团的资金成本为6.15%0.12% 0.08% 0.15%=6.5%,基本相当于A 银行
两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上浮6%。

各方角色、风险承担、收益的情况具体如表1 所示。



(三)在中央银行金融统计体系中的反映情况
上述各交易主体中,纳入人民银行全科目金融统计指标体系的金融机构只有银行和信托公
司。

其中,A 银行购买理财产品在全科目统计指标“投资”项下反映;B 银行发行理财产品在
全科目统计指标“代理金融机构投资”和“金融机构委托投资基金”项下反映;信托公司受让股
权受益权在信托资产项下的权益类指标“股票和其他股权”反映。

从统计指标的填报可以看
出,地矿集团28 亿元的资金融通既未计入商业银行各项贷款,也未作为信托公司信托贷款
计入社会融资规模口径。


四、信托受益权转让的主要模式
信托受益权转让主要分为买入返售模式和银行理财计划投资模式,其中银行理财计划投资模
式操作更为灵活,上述案例就是银行理财计划投资信托受益权模式的演变。

在现实操作中,
信托公司除了以权益投资的方式为融资企业提供资金外,最常见的资产运用方式是信托贷
款。

两种投资模式分别如图2、3、4 所示。




(一)买入返售模式
买入返售模式的操作流程是过桥企业与信托公司签订《资金信托合同》,委托信托公司向融
资企业发放信托贷款,过桥企业获得信托受益权。

同时过桥企业与银行A、银行B 签订《三
方合作协议》,约定将信托受益权转让给银行A,银行B 以买入返售方式买入银行A 的信
托受益权,银行A承诺在信托受益权到期前无条件回购。


(二)银行理财计划投资模式
1. 银行理财计划对接过桥企业模式:操作流程是过桥企业与信托公司签订《资金信托合同》,
委托信托公司向融资企业发放信托贷款,过桥企业获得信托受益权。

然后过桥企业将信托受
益权转让给银行A。

银行A 与银行B 签订《资产管理协议》,银行B 购买银行A 发行的基
于信托受益权的保本理财产品。

在该模式下,银行B 是信托贷款的实际出资方,银行A 则
相当于过桥方。


2. 银行理财计划对接融资企业模式:操作流程是融资企业将自有财产权(如正在出租的商
业物业)委托给信托公司,设立受益人是自身的财产权信托计划,银行成立理财产品,向个
人或机构投资者募集资金用于购买融资企业的信托受益权。


五、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对金融监管及宏观调控的影响
经过对上述案例和其他交易模式的分析表明,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作为跨市场、交叉性金融
产品,打破了信贷市场、资本市场甚至债券市场和保险市场的界限,在为交易各方带来经济
效益、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实现协同效应的同时,也给监管和宏观经济调控带来了不利影响。


(一)信托受益权转让是商业银行绕避银信合作新规的监管套利
传统银信合作是银行将理财资金直接投资于信托公司的信托计划,信托公司将资金以信托贷
款的形式发放给融资企业,或用于购买商业银行的表内信贷资产和票据资产。

为避免商业银
行借助银信合作业务将信贷资产移出表内,隐藏贷款规模,自2009 年开始,银监会下发了
一系列规范银信合作业务的通知(银监发[2009]111 号、银监发[2010]72 号和银监发
[2011]7 号),银信合作业务逐渐被叫停。

但融资需求旺盛的实体经济以及商业银行考核体
制促使各商业银行不断创新产品,以规避监管,银信合作新规中的漏洞为银行借助信托受益
权转让业务进行监管套利提供了机会。

首先,新规中将“银信理财合作业务”界定为“商业银行
将客户理财资金委托给信托公司,由信托公司担任受托人并按照信托文件的约定进行管理、
运用和处分的行为”,即信托计划委托人仅限定为商业银行,以第三方非银行机构为主体发
起设立信托计划的操作模式(如案例中的券商资管)则不在新规监管范围之内;其次,新规


要求将理财资金通过信托计划发放信托贷款、受让信贷资产和票据资产三类表外资产转入表
内,而银行受让信托受益权并不在上述要求转表的资产范围之内。

在传统银信合作产品中引
入更多的过桥方和改变理财计划投资标的设计形成了银行对银信合作新规的监管套利。


(二)信托受益权转让加大宏观调控难度
一是银行理财产品投资信托受益权实际是采用资金池—资产池的模式在传统信贷业务之外
制造出一个异化的信贷部,并通过证券公司、企业、信托公司甚至包括保险公司、金融租赁
公司等机构形成的资金通道,以非信贷方式向各类实体经济提供资金融通。

这个过程为表内
贷款移至表外、以风险系数较低的资产运用方式计量贷款等提供了操作空间,导致监管标准
降低和监管指标优化。

二是交易链条的延长使部分过桥方与融资企业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
客观上存在发起方利用自身信息资源优势损害过桥方利益的行为。

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中存
在的不公平和信息不对称易导致风险在不同机构和市场的交叉传染。

三是资金流向难以控
制。

如果不注重对信托受益权交易规模和资金流向的控制,会导致银行资金变相流入房地产、
政府融资平台等信贷政策限制的领域,影响宏观调控。


(三)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影响社会融资规模的总量和结构
当前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包括本外币贷款、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债券、股票融资等10 项指
标。

信托资金的运用方式不同,会对社会融资规模的总量和结构有重要影响。

若以信托贷款
的方式融通资金,虽不影响社会融资规模的总量,但会改变社会融资规模的结构,使得原本
以银行贷款反映的资金以信托贷款的方式出现;银行以自营资金直接购买或以理财资金间接
投资信托受益权,或在表外反映,或在表内的“投资”、“买入返售资产”等指标反映,均不计
入本外币贷款,若信托公司也未反映在信托贷款中(如案例所示,其反在“股票和其他股权”
中),则会造成社会融资规模的总量虚减。

2011年以来,信托资产特别是信托贷款的快速
增长,与银行资金介入信托受益权交易密不可分。

信托贷款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占比不断上
升,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信托贷款增加1.28 万亿元,增量是2011 年的6 倍之多,信托
贷款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占比为8.1%,比2011 年提高6.5 个百分点。



内画鼻烟壶-隔爆电磁阀


小天鹅水魔方-9348


晋州新闻-发电机组销售


开发区二手房出售-新东方网站


莫尼克-7月一日


有机农产品-关于乐趣的作文


湖南电信宽带-股票行情


写观察日记-龙与乡巴佬


更多推荐
星星科技300256,600253,股票个股行情查询,300282,002356,st仁和,600069银鸽投资,华林证卷,600435股吧,600765股吧,股票600978,天泽信息,中青宝,000903股吧,000767,富国天惠后端,于洪洋,太极股份,基金吧,精功科技,002233,北京城建股票,600119股吧,000966长源电力,股票价格,400001,网易股吧,日月股份,002334英威腾,特朗普签2万亿经济刺激法案,msci首批扩容名单,沪农申购什么时候上市,600697欧亚集团,300205股票,乙二醇二醋酸酯,亚宝药业股票,财富宝,美国暂停常规签证,博元,002030股吧,中钢吉炭股吧,600829股吧,002107沃华医药,股票000635,中华企业股吧,小商品城股吧,康平,东方财富股吧,000727股票,新奥集团王玉锁,大秦转债价值分析,紫江企业600210,300130新国都,,何群荣,天地源股吧,
发布时间:2021-09-14 11:37:28
本文来自网络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hnkaiping.cn/hnka/814147.html

作者: admin

股票市场吧|今天股票行情|股票时间

发表评论

5条评论

  1. 即定向资产管理计划C 委托给信托公司的资金28 亿元;二是高出信托计划本金的溢价款